wink萤火

生命不息,cp魂不止,为爱发电中。

【TinCAN】感恩节速打

今天又是一年感恩节,不一样的是tin有了can这个小太阳。


‘tin呐~今天是感恩节哎,我们今天要不要吃火鸡庆祝啊’

‘不过,今天我答应妈妈要回家陪她吃饭呢~自从住在宿舍后,我一周才回一次家,妈妈好像很想我呢~’

‘tin~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一早既没有足球训练也没有课要上的某只哈密瓜在那絮絮叨叨,平时都是tin准备好早饭,哈密瓜才会闻香起床。


‘听到了,所以你是要我带你去吃火鸡,还是你带我回家陪你妈妈一起吃饭?’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可以和你一起陪妈妈吃饭~好哎!而且火鸡太油了,我本来也吃不惯,下次你陪我去吃烤串吧~’

‘不过tin,你以前感恩节怎么过啊?感恩节街上也会很热闹呢~’


tin眉头微皱,随之又舒展开来。


‘以前我不过感恩节的,我觉得没有什么值得感恩的。不过,现在有了你,我的cantaloupe,我觉得这个节日好像有了意义,谢谢你来到我身边,一起吃我准备的早饭,一起去学校,一起吃午饭、晚饭。晚上一起进入梦乡。一起做所有的事。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都值得感恩。’


啾啾~


‘也谢谢tin一直对我这么好,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嗯,thanksgiving’


💙💚激情速打,若有错字请忽略哈哈哈


【MeanPlan】我是大雨



*那个都是假的,都是我编的,看着有点乱,就当同名的另外两个人看吧,也上升不来真人嘻嘻


上大学后,mean,一个流汗都可能引起过敏的男孩子,在学校内部找了份室内就可以做的兼职-图书管理员。工作内容就是把学生还回来的书摆回到原来的位置。


mean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图书馆看到那个男生,一个看起来小小的可爱圆圆脸的男生。他总是一个人坐在靠窗的那个位置,带着耳机静静的看书或者写着什么,一张脸上没什么表情,没有同伴。偶尔有可爱的姑娘一脸羞涩的去搭讪,他也只是带着淡淡的笑摆手拒绝。


真的是可爱呢,mean不知道是否可以这样形容一个男孩子,不笑也可爱,一旦带上笑意那张脸就更可爱了呢!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呢!不像自己不笑还好,一笑起来就被朋友说沙雕。mean将书放回书架,一边在心里嘀咕,不自觉的又笑得果真沙雕。


又是一天下课后,mean撑着伞快步向图书馆走去,泰国的雨季格外的长,又下雨了呢,空气中弥漫着湿闷的气息,但这不影响mean的心情,哼着听不出来调的歌,一路上也会碰见老师同学,都是简单问候就结束,大家都急着到室内,不被雨淋湿。今天本来并没有安排他的工作,但是在图书馆负责登记的学姐今天突然有事拜托他替一下班,也不是什么考试周,没什么人,所以就是在那坐着做自己的事也可以。


“你好,我来登记”

Mean抬起快要埋进手机的脸,对上一双清亮的眼睛,是他,那个小男生(什么小男生,比你大好吧!我这里设定破烂还是比mean大一岁哦),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说话呢!

“嗷~我是替班的,登记的话是给我你的学生证是吧,我记得学姐告诉过我的”

“是”说着plan递上了自己的学生证

他的手骨节分明但比自己小了好多啊!mean想,接过递过来的身份证。一看学生证上的,是他没错啊,看起来那么小,要不是学校不给外人进出的话,自己都怀疑这是隔壁中学的学弟呢,居然是学长!!!原来名字叫plan啊,记住啦!

“登记好了~”

“好,谢谢!”

说完,Mean就看着plan背着包向常坐的那个位置走去,坐下从包里拿出书在那静静的看着。窗外,雨还在下着,打在窗台上滴滴答答的,也不影响那个人,一切看上去那么的和谐。或许是觉得自己盯太久了,Mean笑着摇了摇头,从那人的身影上移开,却也不想再玩手机游戏,不想回复任何信息,就让这一刻停止,只有我和你。


晚上mean回到公寓里,洗完澡,靠在床头,挥之不去就是坐在窗边的那个身影,或许是泰国的文化背景熏陶的吗?自己怎么想那么多,真的会喜欢一个男生吗?算了,不想了,睡觉,或许明天就会遇上像他一样可爱的女孩呢?搞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就在思绪混乱中睡去了。

Mean做了个梦,梦里自己在和一个人痴缠,自己在那人身上驰骋。窗外依旧下着雨,雨越下越大就如两个人的纠缠在一起的喘息声一样。身下那个人,咬着唇闭着眼,额头上都是汗,那个人的分明是plan。mean一惊。他就醒了,梦太过真实,手一摸自己的裤子。“嗷~”

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做这种梦,然后对象是一个男生。难道自己是gay,可以从小到大自己都没有对哪个男生有过这种想法,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自己居然到想睡他的地步了吗?还好今天是周末,漫不经心地洗着内裤的mean有点困惑。也许这就是十七岁的雨季?可明明今天是个大晴天!

原本周末mean想窝在家里打游戏,不巧的是,还要去图书馆,自己这是找了份什么兼职。刚接到学姐的电话,又拜托他替班,还说会给他介绍可爱的学妹作为回报,呵~自己这长相身高,还需要介绍嘛?mean觉得学姐肯定是陷入了恋爱,不然怎么好端端的老是要出去。算了,反正在图书馆也可以打游戏,说不定……


Mean吃了点东西就往学校走去,太阳好大。

到了图书馆,冷气十足。Mean假装不经意往那个座位方向看,果然,他在那,就好像心有灵犀也往自己这边看了。自己脸上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热还是想起那个梦,突然脸烧的慌。Mean猛地转过头,不看他。这时学姐走过来:“呐,下午就拜托你啦,我大概五点半左右回来哦。原来是有喜欢的人了呐,加油哦~”说着还往plan那边看了眼,就提着包走了。我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被看穿了,那他呢?是不是也看出来了刚刚我是刻意在找他呢?突然就没勇气往plan坐的地方看,闷闷的走向登记的位置。也不想打什么手机游戏了,莫名烦躁。


你在看我啊,你刚刚分明特意在找寻,我感受了你的目光,所以我们四目相对。


Plan已经没有心思继续看书了,停在那一页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这么刻意的频繁出现在图书馆,好像终于开始起作用了,那个人对已经自己有了不同于陌生人的感情,或许是时间火上浇油了。他起身向那人走去,一步一步稳稳的。


“你好”

“你..好。”

“请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啊?什么?我...我...”

“不喜欢啊!那算了!”

“我喜欢你!”

“好,那我们在一起吧!”


两人就那么莫名奇妙的在一起了。

后来的某一天plan告诉mean自己是对他一见钟情,就在迎新那天,知道mean在图书馆兼职后,就天天在图书馆,特意选了个显眼的位置,就等被他看见。

在互相深入了解后,mean发现plan是真的可爱。

“mean~”

“嗯”

“过敏不是不会传染吗?怎么我好像过敏了,身上红红的一块块的,你看!”

说着plan就那么大喇喇的掀开自己的睡衣,mean一看,果然plan身上都是红痕。不过并不是过敏,而是被自己亲的。

“不是过敏的哦,是被我亲的哦。”说着在plan胸口嘬出了一个红色印记。“呐,你看,这是吻痕,我爱你!plan”

“我也爱你,mean”


窗外,还在下雨,但淋不湿屋内的两个人。


“他们以为只要换个环境,一切就会好起来——”其实,哪里都一样。人生,没有点自欺欺人的精神,是活不下去的。



大象席地而坐


剧结束后,心里很复杂苦涩,在那听歌,就把爱而不得的脑洞装载他俩身上,一直在写的那个小故事要be了,毕竟一开始就想be。。。
bgm:水星记 _郭顶

【TinCan】一个小甜饼

中午和同事聊天来的一个梗,觉得很甜就写出来啦。




“tin,周日pNo他们约我去学校那边的跳蚤市场吃烤串哎,天这么热,你不用来我家找我了。”

“等下,我什么时候说我不要去了”

“你还是要我来我家啊?可是早就约好了哎~我不去多不好啊~”

“我说我要和你去跳蚤市场,哈密瓜!”

“嗷~说了不要叫我全名啦,死tin~去就去呗~”


周日上午,学校附近跳蚤市场


因为上次已经来过了,tin轻车熟路,在入口处等着can,远远就看见can穿了个印有‘good boy’图案的大T恤想自己这边走来,蠢萌蠢萌的。


“tin~你来的多久啦~真的好热啊呢~你还穿长袖长裤,等下我去给你挑衣服换掉好不好?”

“好。”


tin大概是等的久了热傻了,不然大少爷怎么会答应穿跳蚤市场里卖的衣服呢。


can看着平时高冷的少爷居然站在那傻笑,一把抓住tin的手。


“抓紧了tin,等会不要走丢了~”

“我才不会走丢好吧。”一秒恢复高冷。

“是是,大少爷怎么会走丢,我怕我会走丢,所以抓紧我的手吧。”


*我同事说地铁看到老爷爷老奶奶的一段对话,地铁人太多了,下来的时候老爷爷对老奶奶说:抓紧了不要走丢了。后者借用《杨凌传》里一段,虽然此剧剧情狗血,但是我同事在看说还蛮有趣的。。。



【TinCan】看雪

小学鸡文笔,为爱发电。都是我编的,不要深究细节,我和can一样没出过国,哭唧唧(´;︵;`)


can输了足球比赛后将自己献身给tin,两人终于确立了交往关系,被足球队的人各种调侃哈哈,但是can没在怕的,男朋友那么好,调侃就调侃吧。


一般人约会基本就是吃饭逛街看电影,一般两个男生约会基本就是吃饭看电影。而我们的小可爱can交的是个豪男友tin就不一样啦,简直你一切想象的玛丽苏情节应有尽有。


tin房间


正值期末,各大院系都处于备战考试阶段,cam如果还是单身的话怕是不会看书复习的,只不过自己男友提出一个很诱人的条件:期末各科及格tin就带他出国旅行!地点任选。那岂不是可以吃其他国家的美食了,can光想着就口水流下三千尺了!


‘’哎tin~tin~,要不我们去z国吧,书上说那里12月份会下雪哎,好想去看呐,我都没看过真的雪呢!而且好多好吃的呐,好想去吃啊,带我去那好不好~‘’


tin此时正在复习功课,因为can说不喜欢图书馆,自己就带他来家里复习了,但发现小可爱哪是不喜欢图书馆,是真的不喜欢学习呀,完全打算考试时胡编乱造。此刻can正把自己书架上拿下来一本世界旅行册翻来翻去。


虽然不管can考的怎样自己都会带他去旅行。但tin总是想逗逗小可爱。


‘’下周考的科目保证都能及格吗?不及格的话你哪里都不要去了。


“嗷~不要呐~tin,就真的很难啊~tin,带我去呐~”还抱着自己的胳膊摇啊摇~


小可爱撒娇起来简直更可爱啦!tin忍不住亲了can,就像第一次亲他那样,可能看着他那嘴唇喋喋不休,就想堵住,没想到,后来自己被拯救了。


can被tin突然来的亲吻惊的忘记闭眼,等到这一吻结束,还是瞪大了双眼盯着罪魁祸首。


“真的是又蠢又萌。”罪魁祸首还摸着自己的唇在那调戏某位呆瓜。


“嗷~怎么又亲,我的嘴唇哎,不经过我允许就亲~”,can此刻很想发个帖子:自家男友是亲吻狂魔,总是不经自己允许就亲自己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带你去。”


“???什么??”


“我会带你出国去看雪,can,这样我可以想亲你就亲你,你觉得怎么样。”


“tin,你怎么可以这样!”


“怎样。”


“嗷~那你亲吧”说着献上自己的唇,张开了嘴。


两人亲吻在一起,taste good。




12月,z国


窗外白茫茫一片,某瓜激动了一夜,很晚才睡,tin对着小可爱的嘟嘟脸亲了一口“can,不要睡了,下雪了,起来看看吧。”


“tin~我好困呐~不要起床~雪?雪!在哪里?我要看!”


毛茸茸的脑袋趴在窗边

还可爱


“哇白白的好好看,tin~tin~,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雪呢!谢谢你~‘’说完在tin的脸上亲了下。




“准备下,等下带你去吃饭。”

“好耶,tin~”


望着can的背影,tin笑了,我才要谢谢你,can,和你一起看的风景才是风景。我会带你去世界各地,每个角落都有我和你的回忆。








【MeanPlan】入戏太深

rps,第一次写这个,小学生文笔,不喜勿看,都是假的,我瞎编的,不要上升真人!






“那Pplan下次再见啦~”

“嗯。”





公共场合Plan脸上总是没什么波澜最多带一点点笑,偶尔做做鬼脸,转瞬又似乎一副生人勿进。总是这样,不仅是对Mean这个弟弟,对每个人都这样和善又疏离,拍戏的时候就是这样,可以和剧组所有人开玩笑。



最后一集,和粉丝们一起看完剧后,散场已是深夜,此刻也没有想象中离别的气氛,大家似乎都习惯了剧组聚聚散散,况且LBC剧虽然结束了,但热度还在,剧方和公司在剧开始火的时候就已经安排了接下来多次的见面会,趁着这波热度,把自家艺人捧起来。


这意味着我们见面的次数还多着呢,Mean心想。




Mean刚开始知道要和Pplan演cp的时候还有点开心,毕竟他们两年前就相识了,当时自己还很喜欢和这个哥哥相处,觉得Pplan活泼又可爱,这么形容一个男生似乎有点不妥,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即使plan面无表情,那圆鼓鼓的脸也是好可爱,而且pplan对自己很照顾呢!





12.16日就是剧结束后在泰国的第一场见面会了。一个多月没见,也不影响其他几对CP营业,各种对视勾肩不要太基情满满哦,~引得在场粉丝尖叫连连。只不过Plan依旧没有什么要营业的意思,即使这样,粉丝却总是觉得他俩在欲盖弥彰,更热情低喊着他俩剧中的角色名。


入戏太深。似乎察觉不到Plan一直在保持和Mean的距离、Mean那抬起又放下的胳膊。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Plan想。应该是Mean在宣传期间偶尔提起那女生的名字,不止一次。偶尔活动推迟后台的电话,同一个化妆间,能听到电话里是一个甜甜的女声。即使没公开,即使在直播中Mean弟弟说没有女朋友,那是不是可能Mean弟弟也是有了喜欢的女生呢?Plan觉得似乎是自己过于细腻敏感,只是猜测而已,即使心里感觉很不舒服,也只当这是入戏太深。为数不多的早期营业后,单方面的,他俩之间就没有了营业这两个字,不营业cp这个称呼就传开了。而Mean似乎什么都不知道呢,总是在自己有意无意的避开之后习惯了对着镜头傻笑或者摆酷酷的符合tin人设的动作。


plan看着活动中、私下的Mean真的和tin一点不像呢,自己没理由出不了戏。




见面会结束后。


“我有话想对PPlan说,p有时间吗~”终究是忍受不了,对自己这么冷淡的p,Mean在见面会结束后趁机拉住了Plan。


“怎么了?”Plan似乎很惊讶,一脸错愕的看着Mean。



“为什么P总是避开我?我们在剧中是一对啊,见面会必要的身体接触是要有的吧?”Mean终究是问出了憋在心里的话。



“就,我觉得没有必要啊,现在这样挺好的,粉丝也不强求,而且,嗯……你不是有即将要播出的正常题材的电视剧,我们捆绑太多对你新剧不好。”plan回答的很平静,并没有说关于Mean疑似有了女友的事,这毕竟是Mean的私事,与他无关。



“可是……”Mean愣了,可是了半天,也说不出反驳他哥的话,是啊,很有道理呢,pplan都是为自己这个弟弟着想,自己还在这郁闷什么呢?是入戏太深吗?


“好了,好好照顾自己,没有什么其他事情,p走啦,晚上还有一堂调酒课呢,下次见。”Plan看着Mean在发愣,以课为由结束这短暂的对话,又拍了拍Mean的肩膀,瞥见mean脖子那好像又有点过敏的症状。

“你好像又过敏了,叫Pza给你看下,过敏的话要赶快吃药啦。




”“好,PPlan下次见啦。”Mean似乎回过神了,挠了挠脖子,望着PPlan的背影喃喃道“似乎真的又过敏了呢。过敏可以吃药,但心怎么会不受控制的跳动呢?是……入戏太深吧。”



情书

藤井树

好久不编了,简单的八股辫~